龙8app客户端下载网

龙8app客户端下载 > 龙8app客户端下载 > 大学生村官

文旅创新唤醒乡村

“临安的乡村运营模式,使乡村从纯粹的农民生产生活地变成了迎接八方游客的综合体,从封闭走向了开放。乡村变活了,不再只是留守老人和孩子们的居所,乡村的内涵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环球》杂志记者/乐艳娜

“白露到,竹竿摇,满地金,扁担挑”。城里人听到这句歌谣,恐怕很难理解它的意思。但每年到白露,来自城里的孩子们在杭州临安区的湍口暖泉村落景区,就可以与当地的农民一起,去漫山遍野的山核桃林体验什么叫“竹竿摇,满地金”。

而到了8月,来湍口支教的高校老师们,带领着村里的孩子们一起做拓印、学烘焙、观天文、试摄影……琳琅满目的课程选择,让人恍惚觉得这是城里学生们常见的课外班。

“让农村的孩子享受到城市课程,让城里的孩子体验乡村生活”,这是湍口暖泉村落景区乡村运营师章小云开办醒山书院的目的之一。

“山以醒名,反观自觉,佛需人敬,随感而通。”临安普向寺曾有这样一副对联。醒山书院因此得名,它是一间可供人枕一夜好梦的乡间民宿,一座可让人忘却喧嚣沉淀书中的书院,一个免费为支教老师提供住宿的支教联盟基地……“醒山醒水醒人生,叫这个名字,是想让乡村醒来”,章小云对《环球》杂志记者讲起她成为乡村运营师的初衷。而正是由于像她这样的乡村运营师的努力,醒过来的乡村实现了和谐共生,美美与共。

致富手牵手

做了一辈子油豆腐干的阿公鲁水泽从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的店里会涌进一大批记者,在品尝完自家产品后忙不迭地掏出手机扫码付钱,连装罐程序都弃而不用,将一大早用40多斤黄豆制成的豆干用塑料袋直接打包,一边吃才一边记起来自己原来是为采访而来,开始问起各种问题。

阿公石磨豆腐坊位于湍口镇乌狮桥畔的老巷里,装修既有乡村传统作坊风格又有时尚元素,游客到这里不仅能买豆干,更能体验一把豆干制作的流程。鲁水泽在店里上班,每月工资不算提成,就有4000元。

桥对岸的洪岭馒头铺内,黄佩兰也忙得不亦乐乎。洪岭村是有名的馒头村,村里人人蒸得一手好馒头,但蒸好的馒头向来只与亲戚分享,没人想到还可以挣钱。如今在馒头铺,每个馒头可以卖2元,再加上游客体验馒头制作过程的费用,一直当家庭妇女的黄佩兰也挣上了一份工资,她笑着说,自己的家庭地位也显著提高了。

馒头店、豆腐坊、酱料作坊、索面馆、烫画体验馆、湍口十三味民俗餐厅……在旅游市场摸爬滚打近20年的章小云带着自己的团队正式成为湍口暖泉村落景区的运营商开始,已经完成了一系列文旅业态的落地开发,以前村里人没有在意的农产品,成为越来越多前来旅游的人的乡情伴手礼,像前文提到的记者抢购的场面不再是偶然事件。

在龙岗镇相见村,乡村运营师潘青青用自己的投资、村集体和政府村落景区建设资金修整古道、打造乡村客厅、建设观景平台,逐步形成了一个以民宿产业集群为卖点的村落景区运营模式。民宿的产权所有人,也就是村民,最少的10年能拿到8万元租金,最多的则有25万元。村民们还在民宿当起了服务员,确保了收入来源。

潘青青帮村里的木匠做木工体验作坊,民宿客人来体验,木匠就当起辅导员;村里80多岁的老伯把儿子从山上挖来的野生植物放到自家门口卖,潘青青帮他装修了空置房间,专门卖花花草草,民宿客人们住下来后可以参观,也带动了销售;村里有擅长烤竹筒饭的村民,潘青青就组织民宿客人到山上砍竹子,学做竹筒饭,做好后还可供应给民宿……“我们到村里来,就是要与村民要事共商、项目共建、利益共享,我们不是挣他们的钱,而是大家一起参与,共同致富。”潘青青说。

像湍口镇和相见村这样,引入运营商不仅盘活了村里的闲置资源,丰富了业态,复活了传统文化,也使运营商自己收入颇丰,村集体和村民都实现了增收。据临安区委宣传部提供的材料,2017~2019年,临安开展试点的15个村落景区共接待游客80.52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6234.8万元,村集体增收1962万元,村民增收185.1万元。在乡村运营中恢复传统手工艺34种,挖掘乡村美食“一桌菜”10套,创意包装农产品伴手礼34种,推出非遗体验项目23项。各类手工匠人参与业态运营96个,增加村民就业岗位200余个。全区通过村落景区运营盘活利用闲置房屋77处、2.96万平方米,租赁利用闲置土地3500亩。

“不枉回来这一趟”

2019年,在绍兴窗帘城打工的陈凯莉,听说家乡临安区於潜镇潜东村于4月开启了“共享田园”项目,不禁产生了回乡看一看的念头。

这一回来,她就再也不想离开了。共享田园、共享厨房、共享乡墅、共享书房……一个个新概念层出不穷,结合阿里巴巴商学院提供的乡村发展思路,潜东村实现了农业与电商、旅游、教育、文化、康养等产业的深度融合。陈凯莉向《环球》杂志记者介绍,游客到潜东村,可以啃着玉米棒,到之前认养的共享田园里捉泥鳅、摘黄瓜,把农产品带到共享厨房,与主人一起做菜享用美食。目前,已经有8户人家参加了共享厨房,以前只在自家餐桌上出现的鱼腥草鸡蛋、猪蹄煲等餐食,因为有了游客的参与,已不再只是单纯的农家美食,成立一种带着农村特有生活方式体验的新型产品。

阿里巴巴商学院的赵鑫正是“共享田园”这一系列项目的主要倡导者,在他看来,项目一方面倡导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存,追求自然的、生态的、环保的新桃源生活方式,另一方面助力发掘和培育心系乡土、有公益心的新乡贤,提升乡村精神面貌,为乡村带来资源与价值,助力乡村振兴,打造城乡结合的、科学合理的、可持续发展的中国美丽新乡村。

“我最开始是不愿意回来搞农业的”,海归“农二代”葛雯对《环球》杂志记者坦露起自己的心路历程。2013年,留学回国的她“被迫”回到临安区板桥镇花溪村,接手家族的养鸡企业。嘴上说着不乐意,但2018年在乡村运营师被引入到隔壁的上田村后,她很快就在上田开设了特色农产品展销中心,并开始策划线下亲子体验点。“运营商进来后,业态增加,来旅游的人肯定也会增加,商机当然更多。”

目前,葛雯的鸡场常年存栏规模10万羽以上,老旧的传统养殖模式也被她改写,成为临安区首家无公害蛋鸡标准化自动化规模养殖场,2019年营业额达到2400万元。

为了提高自家产品的附加值,葛雯精心挑选品种,在附近的桃源村种桃树,举办桃花节,散养在其中的鸡起名为桃花鸡,成为年轻网民们趋之若鹜的网红产品。她还打破了鸡蛋快递难的局限,开展“私人定制”服务,建立统一配送制度,安装产品追踪溯源系统,鸡和蛋定时由专业人员检测化验,确保农产品的绿色、安全。

2020年12月8日,作为返乡青年代表,葛雯参加了“两进两回与乡村振兴”临安实践圆桌论坛,并宣讲了《“两进两回”与乡村振兴临安倡议书》。在这次论坛上,在总结越来越多的青年和乡贤带着项目和资金回归乡村热土创业兴业现象的原因时,多位专家认为,临安以经营村庄的方式推动“两进两回”的做法,找到了乡村振兴的发力点,实现了美丽乡村向美丽经济的转变。

据临安区委宣传部介绍,2020年以来截至11月,临安6个3A级村落景区累计接待游客179.46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9028.31万元,已累计吸引乡贤523人、返乡“双创”青年200余人。

“乡村变活了”

相传天目山之巅有东、西天池,似双目凝视天空。每逢月夜,月亮就会在波光粼粼的天池中投下迷人的身影,天目山南麓的临安区天目山镇月亮桥村因此得名。

月亮桥村是通往天目山景区的必经之路。凭借独特的生态、区位和文化优势,来天目山避暑度假的游客越来越多,月亮桥村趁势兴起了以避暑休闲为主要特色的农家乐。村书记张卫荣告诉记者,当时的农家乐由于档次低、不规范,只能做到“三个80”:80岁的游客,住80天,每天消费80元。

随着村庄环境的逐步改善和村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临安区文旅局推行村落景区运营,月亮桥村引进了乡村运营师,确立了以打造精品民宿集群带动文旅结合发展的思路,把仍有利用价值的农民房和无人居住的闲置住宅收归集体所有,整合利用农民房、办公楼等闲置资产,招引“新农人”“新农创”“新农主”合作投资。2016年4月,月亮桥村获颁浙江省第一本《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此后的几年,土地的成功流转确保了“草木花香”玫瑰园、水果专业合作社、草莓专业合作社等产业的兴起,村集体和农户收入都有所增长。

但对张卫荣来说,这些都还不够。2017年自家民宿月亮工坊成为“网红”之后,张卫荣一鼓作气又开了两家民宿。但如果月亮桥村仅仅作为天目山游客的“过路村”,客人们仅仅来住一晚的话,民宿也好村庄也好,都没有后续的发展动力。

2020年,月亮桥村迎来了乡村运营师章平。通过运营商与村集体的共同设计与策划,短短几个月,卡丁车、彩虹滑道、天空之境等旅游项目顺利上马。“2020年已经有多个单位来这里举行团建活动了,也就是说,他们是专门为月亮桥村来的,而不仅仅是为了去天目山。接下来,我已经谈好了越野摩托车项目,将在这里搞国际性赛事。”章平对未来发展信心满满。

“临安的乡村运营模式,使乡村从纯粹的农民生产生活地变成了迎接八方游客的综合体,从封闭走向了开放,农民是参与者,也是服务者、盈利者,他们与游客共享乡村和乡村生活方式。乡村变活了,不再只是留守老人和孩子们的居所,乡村的内涵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临安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李赛文对《环球》杂志记者总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