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app客户端下载网

龙8app客户端下载 > 龙8app客户端下载 > 校园文学

母亲的虚荣

春节过后,母亲便跟随四舅妈一起,加入了北漂大军。

“你四舅妈给我找了几个当保姆的工作,可人家嫌俺个子矮——你说,陪老太太聊聊天要啥光辉形象啊?!硬是不稀罕俺!”

“也不让俺带孩子,说俺不识字,他是没看到俺把自己的名字写得多俊。”

“都是他们没有福气雇俺!”

上个月母亲终于找到了活儿——在后台打扫卫生,母亲倒也乐意,毕竟有了工作大家悬着的心就放下了一半。母亲随和惯了,到了北京这个大城市也没法只低头工作,和天天见面的人只是“熟悉的陌生人”。没几天,她便混熟了一群和她境遇相似的阿姨、大妈,大家一起刷马桶也一起聊自己的家庭,一起洗碗碟也一起说笑傻乐,若哪个阿姨说她先生年轻的时候经常打自己,母亲便开始破口大骂,骂完后才发现那个阿姨一脸的不自在。有些人就是这样,我恨他,想打他,倘若他突然被别人揍了,我就对那些打了他的人恨得牙痒痒,恨和爱谁又能说得清楚呢,只随着它们胡乱地蹦出心来。在我小的时候,母亲和父亲经常打架,母亲打不过,只能哭,然后在床上睡半个月不起来。看到他们怒得变了形的脸,我总在想,我不要他们了,我要去找我的亲生父母——事实上我的亲生父母就是他们,所以我是逃不掉的。幸福总是被眼前的苦事虚掩着,拨开了,一切都是出奇的好,母亲说。

母亲最得意的事就是跟她那几个“工友”谈论她的女儿,“你们看这里多乱,那些陪酒的女娃儿也不容易,上次有一个都喝到吐血啦!”

“是啊,有些老男人凭两个臭钱就不规矩了,动手动脚的,那些女娃儿有时躲一下,有时就随他们乱摸,都喝迷糊喽。”一个阿姨小声地说。

“俺闺女可是大学生,本科快毕业了,国家咋就不分配工作了呢?!为了以后能找个好点儿的工作,俺闺女准备考研究生,那都是知识分子的事,咱们不懂……”

(古榕树下www.enjoybar.com)

观众投来羡慕的眼神仿佛总是母亲意料中的事。

母亲节那天我打电话给母亲。

“妈,母亲节快乐!”

“啥?母亲节?哈——哈——哈”

“妈,您不用使那么大声音,我这边信号很好的。”

这时,听到那边一阵“骚乱”:

“母亲节”是啥啊?

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听说呢!

你闺女可真孝顺,又是大学生……

“我知道啦,没啥事就挂了吧,看书去吧,”

我愣愣地站在那儿,想着母亲现在肯定是得意的模样。

母亲就是这么一个“虚荣”的人,但我不想责怪她的虚荣,更不想扼杀一个母亲的幸福,只愿我永远都是她的骄傲。

母亲的虚荣

春节过后,母亲便跟随四舅妈一起,加入了北漂大军。

“你四舅妈给我找了几个当保姆的工作,可人家嫌俺个子矮——你说,陪老太太聊聊天要啥光辉形象啊?!硬是不稀罕俺!”

“也不让俺带孩子,说俺不识字,他是没看到俺把自己的名字写得多俊。”

“都是他们没有福气雇俺!”

上个月母亲终于找到了活儿——在后台打扫卫生,母亲倒也乐意,毕竟有了工作大家悬着的心就放下了一半。母亲随和惯了,到了北京这个大城市也没法只低头工作,和天天见面的人只是“熟悉的陌生人”。没几天,她便混熟了一群和她境遇相似的阿姨、大妈,大家一起刷马桶也一起聊自己的家庭,一起洗碗碟也一起说笑傻乐,若哪个阿姨说她先生年轻的时候经常打自己,母亲便开始破口大骂,骂完后才发现那个阿姨一脸的不自在。有些人就是这样,我恨他,想打他,倘若他突然被别人揍了,我就对那些打了他的人恨得牙痒痒,恨和爱谁又能说得清楚呢,只随着它们胡乱地蹦出心来。在我小的时候,母亲和父亲经常打架,母亲打不过,只能哭,然后在床上睡半个月不起来。看到他们怒得变了形的脸,我总在想,我不要他们了,我要去找我的亲生父母——事实上我的亲生父母就是他们,所以我是逃不掉的。幸福总是被眼前的苦事虚掩着,拨开了,一切都是出奇的好,母亲说。

母亲最得意的事就是跟她那几个“工友”谈论她的女儿,“你们看这里多乱,那些陪酒的女娃儿也不容易,上次有一个都喝到吐血啦!”

“是啊,有些老男人凭两个臭钱就不规矩了,动手动脚的,那些女娃儿有时躲一下,有时就随他们乱摸,都喝迷糊喽。”一个阿姨小声地说。

“俺闺女可是大学生,本科快毕业了,国家咋就不分配工作了呢?!为了以后能找个好点儿的工作,俺闺女准备考研究生,那都是知识分子的事,咱们不懂……”

观众投来羡慕的眼神仿佛总是母亲意料中的事。

母亲节那天我打电话给母亲。

“妈,母亲节快乐!”

“啥?母亲节?哈——哈——哈”

“妈,您不用使那么大声音,我这边信号很好的。”

这时,听到那边一阵“骚乱”:

“母亲节”是啥啊?

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听说呢!

你闺女可真孝顺,又是大学生……

“我知道啦,没啥事就挂了吧,看书去吧,”

我愣愣地站在那儿,想着母亲现在肯定是得意的模样。

母亲就是这么一个“虚荣”的人,但我不想责怪她的虚荣,更不想扼杀一个母亲的幸福,只愿我永远都是她的骄傲。

母亲的虚荣

春节过后,母亲便跟随四舅妈一起,加入了北漂大军。

“你四舅妈给我找了几个当保姆的工作,可人家嫌俺个子矮——你说,陪老太太聊聊天要啥光辉形象啊?!硬是不稀罕俺!”

“也不让俺带孩子,说俺不识字,他是没看到俺把自己的名字写得多俊。”

“都是他们没有福气雇俺!”

上个月母亲终于找到了活儿——在后台打扫卫生,母亲倒也乐意,毕竟有了工作大家悬着的心就放下了一半。母亲随和惯了,到了北京这个大城市也没法只低头工作,和天天见面的人只是“熟悉的陌生人”。没几天,她便混熟了一群和她境遇相似的阿姨、大妈,大家一起刷马桶也一起聊自己的家庭,一起洗碗碟也一起说笑傻乐,若哪个阿姨说她先生年轻的时候经常打自己,母亲便开始破口大骂,骂完后才发现那个阿姨一脸的不自在。有些人就是这样,我恨他,想打他,倘若他突然被别人揍了,我就对那些打了他的人恨得牙痒痒,恨和爱谁又能说得清楚呢,只随着它们胡乱地蹦出心来。在我小的时候,母亲和父亲经常打架,母亲打不过,只能哭,然后在床上睡半个月不起来。看到他们怒得变了形的脸,我总在想,我不要他们了,我要去找我的亲生父母——事实上我的亲生父母就是他们,所以我是逃不掉的。幸福总是被眼前的苦事虚掩着,拨开了,一切都是出奇的好,母亲说。

母亲最得意的事就是跟她那几个“工友”谈论她的女儿,“你们看这里多乱,那些陪酒的女娃儿也不容易,上次有一个都喝到吐血啦!”

“是啊,有些老男人凭两个臭钱就不规矩了,动手动脚的,那些女娃儿有时躲一下,有时就随他们乱摸,都喝迷糊喽。”一个阿姨小声地说。

“俺闺女可是大学生,本科快毕业了,国家咋就不分配工作了呢?!为了以后能找个好点儿的工作,俺闺女准备考研究生,那都是知识分子的事,咱们不懂……”

观众投来羡慕的眼神仿佛总是母亲意料中的事。

母亲节那天我打电话给母亲。

“妈,母亲节快乐!”

“啥?母亲节?哈——哈——哈”

“妈,您不用使那么大声音,我这边信号很好的。”

这时,听到那边一阵“骚乱”:

“母亲节”是啥啊?

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听说呢!

你闺女可真孝顺,又是大学生……

“我知道啦,没啥事就挂了吧,看书去吧,”

我愣愣地站在那儿,想着母亲现在肯定是得意的模样。

母亲就是这么一个“虚荣”的人,但我不想责怪她的虚荣,更不想扼杀一个母亲的幸福,只愿我永远都是她的骄傲。

母亲的虚荣

春节过后,母亲便跟随四舅妈一起,加入了北漂大军。

“你四舅妈给我找了几个当保姆的工作,可人家嫌俺个子矮——你说,陪老太太聊聊天要啥光辉形象啊?!硬是不稀罕俺!”

“也不让俺带孩子,说俺不识字,他是没看到俺把自己的名字写得多俊。”

“都是他们没有福气雇俺!”

上个月母亲终于找到了活儿——在后台打扫卫生,母亲倒也乐意,毕竟有了工作大家悬着的心就放下了一半。母亲随和惯了,到了北京这个大城市也没法只低头工作,和天天见面的人只是“熟悉的陌生人”。没几天,她便混熟了一群和她境遇相似的阿姨、大妈,大家一起刷马桶也一起聊自己的家庭,一起洗碗碟也一起说笑傻乐,若哪个阿姨说她先生年轻的时候经常打自己,母亲便开始破口大骂,骂完后才发现那个阿姨一脸的不自在。有些人就是这样,我恨他,想打他,倘若他突然被别人揍了,我就对那些打了他的人恨得牙痒痒,恨和爱谁又能说得清楚呢,只随着它们胡乱地蹦出心来。在我小的时候,母亲和父亲经常打架,母亲打不过,只能哭,然后在床上睡半个月不起来。看到他们怒得变了形的脸,我总在想,我不要他们了,我要去找我的亲生父母——事实上我的亲生父母就是他们,所以我是逃不掉的。幸福总是被眼前的苦事虚掩着,拨开了,一切都是出奇的好,母亲说。

母亲最得意的事就是跟她那几个“工友”谈论她的女儿,“你们看这里多乱,那些陪酒的女娃儿也不容易,上次有一个都喝到吐血啦!”

“是啊,有些老男人凭两个臭钱就不规矩了,动手动脚的,那些女娃儿有时躲一下,有时就随他们乱摸,都喝迷糊喽。”一个阿姨小声地说。

“俺闺女可是大学生,本科快毕业了,国家咋就不分配工作了呢?!为了以后能找个好点儿的工作,俺闺女准备考研究生,那都是知识分子的事,咱们不懂……”

观众投来羡慕的眼神仿佛总是母亲意料中的事。

母亲节那天我打电话给母亲。

“妈,母亲节快乐!”

“啥?母亲节?哈——哈——哈”

“妈,您不用使那么大声音,我这边信号很好的。”

这时,听到那边一阵“骚乱”:

“母亲节”是啥啊?

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听说呢!

你闺女可真孝顺,又是大学生……

“我知道啦,没啥事就挂了吧,看书去吧,”

我愣愣地站在那儿,想着母亲现在肯定是得意的模样。

母亲就是这么一个“虚荣”的人,但我不想责怪她的虚荣,更不想扼杀一个母亲的幸福,只愿我永远都是她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