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app客户端下载网

龙8app客户端下载 > 龙8app客户端下载 > 校园文学

固执者

你说喜欢看到我一脸固执的样子,倔强的眼神,高傲的表情。

高三的生活,天黑地暗,我们是寄生在黑暗里的躯体,整天埋头死在厚厚的资料堆里,谁都知道,熬过了这几个月,就算是死也是冠冕堂皇的,为梦想,为未来,为不再被囚禁的生活。看似平静的表面,掩盖了内心的狂野,熬夜只身狂杀在题海里,只为闯过这千军万马齐进的独木桥。

我是这大军的一员小将,但没有奋死拼搏的勇气,我是为了结束而已。整天也背着沉重的书包走在上学的路上,混在人群匆匆的校园,也会是上课用饥渴的眼神望着老师垂涎欲滴。我这么做,第一是为了尽责,第二是为了逃离之前的准备。就如橡皮说过:你是这群疯子里的王。橡皮是我的好友,很铁的那种,他是男生,但我们是哥们。我虽然长得很女生,但不爱言语,没有女生的唠唠叨叨,没有女生的碎碎念。我喜欢和橡皮一起到操场,去跑步,喜欢和他一起打游戏,但我们的成绩都不赖,我们把学习当做无聊生活中比较有趣的事,我们是一路同行的亡命徒。

初始橡皮,是个很巧合的事,在飞机场打到同一辆车,各不相让,最后决定拼车,没想到去的却是一个地方,x市一中。第二天竟在同一个教室见面,从此便慢慢了解,都是从外省来的同学,没有家人陪伴,只身一人。橡皮的家境很好,父亲经商,母亲是某公司的高管,他的银行卡很多,可以说他最不缺的就是钱。我,父母离异多年,我是靠他们的抚养费长大的,和爷爷生活在一起,去年爷爷过世,父亲从国外回来,带着漂亮的女人,母亲从海南赶来,依旧高傲的模样,临走时,谁也没想过要带走我,我也不需要,许诺要满足我所有的需要,所以我也不缺钱。我们一样,都有倔强的个性,倔强的资本,自然过着倔强的生活。

我们除了住在学校,在本市也租了房子,为了放假的时候有个地方呆。来这个地方读高三,不是冲着这个学校多么雄厚的师资力量,而是想换个地方生活,过着自己重新开始的生活。

这个城市,只是我们的中转站。

在班级里,性格有些活泼的橡皮很快交到很多朋友,我只是偶尔和他混在一起,他的朋友也只是认识。他的朋友大多是和他兴趣相投,爱音乐、爱旅游、爱摄影、爱臭美,他第一天来到学校就成了传奇,背着吉他上学,自然有很多女生为之疯狂。他第一次介绍自己,拿着那把昂贵的吉他自弹自唱,我坐在底下看着他张狂的模样。

我就没有他的张狂劲,我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每次一个人在食堂吃饭时,就会看到他在一边张扬,手舞足蹈,周围围着一群熬夜伤神过度的僵尸,就属他最鲜活。有时候,他凑过来,冲我露出嬉笑的嘴脸,说:怪不得,你姓冷,你还真冷啊!我懒得理他,只顾着吃自己的饭。有段时间,有些人会认为我和他有什么关系,当他和我走在一起时,就会看到一些脑残妹朝我翻白眼。每次我都警告橡皮,离我远点,不想被犀利目光杀死。他总是笑得很夸张,说他们想多了。我一见到他这德行,我就会立马消失。

高三的时间并不是很短暂,但每当经过大堂,就会看到上面的计时器:高考倒计时。看到它的无不加快脚步,好像上面写得不是高考的时间而是生命的倒计时,让人去拼尽全力在最后华丽蜕变。橡皮看到只会在我身旁嗷嗷的叫,假惺惺的说,怎么办?高考就要到了!然后笑得花枝乱颤,我准会送他一句:去死!

有一段时间,我看不到他那丑恶的嘴脸出现我面前,朝我冷嘲热讽。一打听,才知道,他看上的一个女孩,是文科班的才女,蒋小琪。怪不得最近看不到他,原来去到文科班蹲点去了。我也懒得理他,好不容易不用补课,我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在推车的时候,接到橡皮的电话:冷大侠,要不要一起回家?我倒吸一口冷气:和你的才女一起回去吧!随即听到他的阴阳怪气:大侠饶命,你可不要吃醋哦。我愤慨回答:你丫找抽,懒得理你。我挂了电话。将耳机塞上,骑车出校门。这时学校门口有很多私家车,听到很多学生娇嗔嗔的声音:妈咪,今晚我要吃龙虾。。。我好不容易走出围城,耳根清净。却看到前面一对男女,真是无处不恶心,正想换条路,突然看到那个男生背影很熟悉,女生是大众化的长发飘逸,虽然我没有。不禁有些好奇,谁知道那男的一转身,什么!那小子竟然是橡皮!我有些昏头,随后很气愤,那小子竟然耍我,还说要和我一起回家,现在竟然是送别的女生回家,禽兽!我很果断的调头,却听到禽兽的吼叫:冷大侠,冷大侠。我很不情愿的回头,露出标准的笑容:哦,好巧啊!那个女生也回过头,甜甜的笑,清纯的脸,大大的眼睛,我承认这是位美少女。她伸出洁白的玉手:你好!我是文2班的蒋小琪。这回轮到我尴尬,忙伸出手:你好!我是。。。“冷大侠”。那小子在一旁吼出来。我一脸绯红,不知要不要介绍下去。却看到那女孩子美丽的笑,说:你就是他常给我提起的冷大侠啊!你、你也没有他说的那么、那么、、、我脱口道:那什么?女孩看了一眼身边脸色煞白的橡皮,诺诺的说:没有什么啊。我一看就知道,是橡皮狗嘴吐不出象牙。我没有追问,心想这个帐我一定会讨回来,因为一美女在身边,不好发作,再说橡皮已经在一旁哆嗦了,多少要给他面子。但是,我还要说出自己名字,笑着对女孩说:我叫冷羽夕。女孩眼睛一亮:原来你的名字这么好听啊!他都没告诉我,他只说你是他的好哥们,很铁的那种。我笑了笑,对着橡皮说:嗯,是,我们很铁,哥们!还故意去搂着他的肩膀,他比我高将近一头,突然很别扭,很别扭,又马上放了下来。对女生说:你也是他常给我提起的那个才女,文2班的班花,还说你的文采很好,没想到这小子那么有福气,竟然追到了。呵呵。。我笑得有些脸抽,又悄悄的柔柔脸。橡皮看了看我,那种眼神很陌生,随后又露出那标志性的笑。

送走了蒋小琪,在回来的路上,本来很想找他算账,但话到嘴边却不想说了。我继续将耳机塞上,橡皮还在很开心的和我说话,我虽然没怎么听清楚,但我知道,他在畅谈他追女生的丰功伟绩,我看到他被风吹起的头发,突然很想去手去摸一下,我没有那样做。只是微笑看着他,点点头。我在听许嵩的《你若成风》,很快乐的节凑。突然,断了声音,耳机被橡皮愤怒的扯下来,说:你一直都没有在听我说话!你耳机里的声音,我离你很远都听得到!我停下来,看着这头发怒的橡皮。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对他说:对不起。我小声的说,我知道你要告诉我什么,你在讲你和她的故事。我抬起头,却看到他红红的眼睛,他带着有些沙哑的声音,冷笑:呵呵,我在说,你放下冷冷的面具,笑起来还是很漂亮的。这次轮到我无语,我们把车子停在路边的公园,他拿出吉他,弹奏着,自己写的歌。轻轻的,忧伤的,那天我们看到了西边的落霞。

我们的房子相对着,晚上可以看到彼此的灯光。我躺在床上拿着郭敬明的《悲伤逆流成河》,床头是我和爷爷的照片,透过窗我看到外面的星星,但没有爷爷院子里的那么美。还有爷爷种的那棵梨树,二月里可以看到洁白的梨花,那时我最喜欢在树下围着树跑,梨花瓣随风飘,落在我长长的头发上,爷爷坐在屋前慈祥的笑,唤我:羽夕。如今,那都是我的遥远的梦了,很美的梦。我闭上眼睛,眼泪留在脸颊。

窗外的风很暖,看到对面冷羽夕的灯光。我谈着自己写的歌,哼哼唱唱,认识她很久了,从第一眼里就发现她眼睛里有和我一样的东西,她冷冷的表情,是伪装,骗得了别人,但骗不了我。回想今天,她那浅浅的笑,嘴角微微上扬,但眼里充满了忧伤,我看不到她的内心,看不出她的故事,我也不敢猜测,因为她说过:不要胡乱去猜想别人的过去,那样会很残忍,残忍的靠着想象给别人安排了命运。对,我们都不喜欢被别人的安排。今天,按照她平时的性格,应该来找我算帐的,她最讨厌别人的欺骗,但今天并不是她看到的这样,我本来就是想和她一起回家,只是打电话给她,她不愿意,没想到在出校门的时候,看到了蒋小琪。很多时候的巧合,便可以拼凑出一整个故事。

高三的生活,除了看书,就是考试。成绩出来,有人哭泣,有人欢喜,冷羽夕还是亦如既往的表情,好像这场台风永远都不会吹过她的湖面。我还一样,除了读书,考试,我还会去找小琪,给她唱歌,平静她台风过后的心情。

晚自习过后,送走了小琪,才发现很久没有找冷大侠到操场跑步了。于是,便带着会遇到她的心态到操场走走,果然我看到了她,塞着耳机,围着操场一圈圈的跑着,我跟上她,大声喊:冷大侠,别来无恙。她停了下来,轻喘着,用手抹了抹额头的汗,看着我,没有说话,我才感觉自己刚才的那句“别来无恙”有些尴尬。没想到,她没有多大的反应,和原来一样问:你小子,现在得瑟了吧!一听还是原来的语气,我放心多了。便洋洋得意:是啊!你看我春风拂面,风流倜傥。她笑了笑,朝着台阶走去,坐了下来,拿掉了耳机。说:能替我买瓶水吗?公子哥。我便扶了扶额前的头发,帅气的一瞥:说吧,想喝什么,我请。她也笑笑,说:纯净水。我忙问:啊?你也太有品味了吧?她一拳打过来:少来,快去吧。我转身跑去,不多远听到:不要冰镇的。声音弱弱的,可能是有风吧,我伸出手一个ok的手势。

看着橡皮远去的背影,我的胃撕心的疼起来,我捂住胸口,有股想吐的感觉。我从台阶慢慢走下来,坐在了地上,看着他回来的方向。头上的灯光,灰黄,我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朝我跑过来,我听到橡皮的声音:羽夕,你怎么了?我听到了,是“羽夕”,不是“冷大侠”。我笑笑了,伸出手,他的手握住了我的手,很温暖的感觉,还带着潮湿。他把我扶起来,让我靠在他的腿上,他说:你怎么?别吓我,我带你去医院。我用尽了力气说:不用,我没事,你别慌,只是胃疼。他焦急的声音里,有些沙哑,说:羽夕,你的手很冷,你怎么了?我微微抬起头:你叫我什么?他忙看了看我说:羽夕。我慢慢推开他,去拿身边的水,他赶忙拧开递给我,一边嘱咐我慢点喝。我喝了口水,感觉好多了,额头上出了很多冷汗。我坐直了身子,用平时的语气说:我没事了,我们走吧。他抓住站起来的我:告诉我,你怎么了?他的声音不同往常,我笑笑:没事啊,可能是刚才体力透支。他还是一样的语气:真的?我用力点点头,这时他才缓缓的反应过来,我还以为你、你。。我瞪着他:我什么?我快死啊?你这么希望我死啊?他忙解释:当然不是,我才不要你死。我听后,扬起来要打他的手放下了,我看出来尴尬,说:回去吧。

从医院回来,捏着病例:慢性胃炎。耳边回荡着医生的话:你的病有年头了,应该多注意饮食,也要有用药进行调养的必要了,照这样发展,有可能会很严重,你知道,最恶劣的就是发展成胃癌,不过,小姑娘,你还年轻,让你妈妈好好照顾你,会慢慢好的。我松了一口气,骑着车子回家,带着一个疗程的中药。

我特意请了假,没有跟橡皮说,我要到市场上去买砂锅来煮药。我在市场转了好久,最后找到了一位老者咨询才买到正确的砂锅。回来后,看到桌子上的手机里有橡皮打来的三个电话,还有一条短信:羽夕,你去哪里了?我放下手机,坐在书桌旁将买来的牛肉面吃完,写了个短信:我家的水管坏了,师傅说要今天下午来修,就请了假。过了很久,还是没有回复,才想起来,这时候是放学橡皮陪小琪吃饭的时候。便打开电脑,查查煮中药的方法,浏览了几个网页,然后开始煮。不一会儿,屋子里充满了药香,看着那黑色的药水,胃里一阵翻涌。煮好,我望着发呆,不知道怎么喝下去,正在犹豫,突然听到了敲门声,这时候能谁来啊?我开始警惕起来,随手拿起了门旁的扫把,小心翼翼的朝猫眼里一看,却看到一副熟悉的大脸。打开门,我便是一句:你来干嘛?被骂的那位,马上回一句:我还问你请假干嘛?还鬼鬼祟祟的躲在家里,干什么坏事啊?夷,这什么味道?是不是你把饭煮糊了?你这个笨蛋。我无语,什么嗅觉。

他直接跑到厨房,端着那碗药,问:你在喝中药?我点点头,我还以为他会很温柔的问候我,没想到我错了,他说:你怎么了?月经不调?我此时此刻佩服眼前这位帅哥啊,我懒得理他,问:上课你跑来干嘛?我又不会死。说过这句话后,觉得有些不对。橡皮看了看我,我没敢看他。他端着药,用鼻子闻了闻,皱起了眉头,说:你喝得下吗?我看了看那碗药:应该吧。他突然将碗塞给我说:等我回来再喝,我一会儿就回来。说罢就跑了出去,剩下我一个人看着他打开的门,还在摇晃。

我拿着药走到客厅,不知他在搞什么鬼。我端起碗,想先喝一口,刚闻到味道就觉得十分恶心,忙跑进厕所,这时听到橡皮的声音,在喊我,我在喉咙里应了一声,他便跑进来,忙蹲下替我拍着背。把吃下去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我用清水漱口,从镜子里看到橡皮的脸色比我还难看,我想他想多了,便笑了笑:不是你想的那样?不是怀孕。他替我拿来毛巾:我、我知道不是,那你怎么了?出了厕所,我把那药放进了微波炉,看到桌子上的大白兔奶糖,我转过头看了他:你还真可爱。他接过我的药,皱着眉头说:中药是不能加热的,不然就成了毒药了,这个常识都不知道啊?随手把药掉了,那可是我辛苦熬的啊!他还真利索:放心,我再给你煮。我白了他一眼:你倒掉了我一剂药啊!说着,他拿起砂锅:以前,我外公是中医,熬药这事我经常见,所以我比你专业,这是黄连,他指着说。我凑上去看看:你还懂得不少啊!小看你了。他马上露出骄傲的德性:那是,好了,你坐着,我来弄。忙把我推了出来。我拆开了大白兔奶糖,回头朝他喊:你买糖干嘛?哄我吃药啊?我又不是小孩子。伴随着叮叮当当的声音,听到他的声音:嗯,对啊,小时候,我喝中药的时候,我外公就会拿大白兔奶糖哄我。我在客厅呵呵的笑:原来你还有这么可爱的时候啊!他伸出一个头说:小时候,我还因为一块属于我奶糖和表哥打了一架呢!我骂道:你还真有出息。他从厨房走出来,抢过我手中的糖说:那本来就是我的,拿回我的东西有错吗?我白了他一眼。他坐在对面,含着糖说:你的病严不严重?和你那天在操场上有关系吧?我放下手中的糖:只是胃有点毛病,没事的。糖太甜,我起身倒了杯水,拿给了他说:我家里只有一个水杯,你介不介意用我的?他开始做很嫌弃的样子,摇着头:人家不要啊!我看到他的样子加剧了恶心,狠狠白了他一眼:切,不用正好。我拿起自己喝了。我问他:今晚的自习你不去吗?他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又马上去打开冰箱:哎呦,好可怜,冰箱里怎么没有零食?人家为了来看你,还没吃饭呢?我放下杯子:骗谁呢?你不是有才女作伴吃过了吗?他顿时叫起来:都说了,人家为了看你,没有吃啊!你这人怎么这么残忍?我做了个要吐的样子,冷冷的说:能不能把“人家”两个字去掉,我恶心。换成他朝我发白眼:我真没有吃,好吧,我自己煮。他拿出蔬菜和方便面举起来向我表示无奈。我想了想,从放学到他来到,一个小时能来到,那确实是没时间吃饭。我起来接过菜说:看在你这么仗义的份上,我来煮给你吃吧。他又来了一个胜利的手势。随后,跑进厨房,药已经在沸腾了,他忙去用手去端,我赶忙抓住他的手:烫啊!笨蛋,我拿着毛巾递给他。他笑了笑:还是你细心,不然会搞成二级伤残。他把药小心翼翼的用漏网倒在碗里:你先趁热把药喝了,再给我煮饭吧。我点点头,随着他走到客厅,他把药放在我面前,给我剥开一颗糖:你要一口气把药喝了,喝完吃颗糖就不苦了。我撇了撇嘴,吹了口气,闭着眼,一口气喝了下去,呛得我咳嗽,他马上将糖递上来,我张嘴,他把糖放在了我嘴里。他却笑得很温柔,我忙向后靠了靠,不知所措的感觉,忙站起来去厨房做饭。他在外面喊道:我要加一个鸡蛋哦。

我给他做了面,还煎了蛋,他吃得很香:冷大侠,原来你的面也是江湖传说啊!好吃。我看了他的谗样,笑了,幸福的感觉。他忙用双手扶住我的脸,嘴里喊着:别动。我被他吓到,以为脸上有什么东西,便不敢动了,谁知道他说:要笑啊!你笑起来真的很好看!我忙把他的手拿开,恢复原来的表情:吃你的吧!

很快,圣诞节到了,我们都很兴奋,希望那天可以下雪。有些人都在悄悄的准备着礼物,送给自己想送的人。这个圣诞节,我的头发长长了,橡皮说:终于有点女孩的味道了,但是还是没有我家的小琪好看。我本来有些欣喜,但听到最后决定不表示什么了。

寒冷的冬季,让我本来就有毛病的胃更加的难熬,有几次几天都吃不下,只是喝点开水,每次橡皮给小琪送早餐,总会带给我一份热牛奶,可我喝不下,他却说要我暖暖胃。我往医院跑的日子慢慢变多,医生建议我住院,我没有同意,说等寒假来了再住,医生劝我不要再拖,我只想好好读书,同别人一样参加高考。

圣诞节,学校里很慈悲,给我们放了一个晚上的假。我们一起沸腾,最后期盼的就是下雪了。每个人都拿出了礼物,互相赠送,我摸了摸抽屉里的礼物,回头却找不到了橡皮,我笑了笑,知道他去找小琪了。我走向窗前,看到外面天空有烟花绽放,突然有人拍了我的肩:送给你。圣诞快乐!男生递给我一个礼盒,我不知道该不该接,正在犹豫,但看到男生的笑脸在期待着,我收下了礼物,又回到位置上拿出那份礼物:谢谢班长!送给你,节日快乐!他笑了笑:我想这礼物不是送给我的吧?我要是收下了,他会生气吗?我笑了笑:没关系,我想他不需要。我们一起站在窗前看着嬉闹的同学们,突然天上真的飘起了雪花,我们互相看看了,笑了。他说:我们也下去玩吧。我点点头。

刚到楼下,看到橡皮拿着礼物跑过来,迎上我和班长在一起,他还喘着气。我看了他手中的礼物:难道礼物没有送出去?他看了一眼身边的班长,不好气的说:怎么可能!我只是才想起来你可能没有人送礼物,所以回来的路上顺便给你买了。这话令我有些难受,我没有接礼物,也没有说话。旁边的班长看着尴尬:你怎么能这样说!橡皮红着眼看着班长,正想说什么,我马上堵住说:我怎么没有人送呢!我刚刚就收到了礼物。我拉着班长从他身边走过去,留下他一个人。

从那件事以后,我们开始不再讲话。寒假到了,我们的关系也在结冰。听说他要和小琪去别的城市旅行,我收拾东西去住院,接受治疗。我和班长的来往多了,他一有时间就到医院看我,陪我坐着,化疗前鼓励我,我的头发变得很少,带着帽子,班长说反而更可爱了。我想这样也好,橡皮喜欢长发的女生。我被确诊为胃癌,得知后,我在班长的怀里哭得像个孩子,我说:我以前一点不在乎生死,但现在我还有遗憾,我害怕。班长抚摸着我说:不怕,没事的,我们都在陪着你。班长只认为我怕没有机会高考,其实,我是不舍得一个人,他曾说过,要和我一起去流浪。

这段时间,他没有打过电话,我也不打算告诉他。住了两个星期的院,我不想呆在医院,要求回家。班长来帮我接回来,我一开门,门里面塞满了信件,上面写着:冷羽夕收,橡皮寄。总共十四封,也就是从刚放寒假第一天就开始写给我,这个笨蛋。班长看到后,笑了笑说:我回去了,自己保重,有事打给我。我微笑向他道谢,送走了他。打开灯,拆开第一封:羽夕,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要原谅我。我的眼泪流了下来,看着对面的窗。突然,有人在敲门,我赶紧擦干眼泪,打开门看到橡皮拿着很大的礼品盒站在外面,还有玫瑰花:羽夕,对不起,原谅我,我找不到你,很害怕。他用右手把我揽在怀里,哭了。然后,捧着我的脸说:你瘦了很多,你怎么在屋里也带着帽子?说着去要拿掉,我忙推了他:不要。他吓了一下:怎么了?我转过身走到客厅,坐下,眼泪流了下来:我没有时间了。他感觉不太对劲:你在说什么?怎么了?告诉我。我用手掩住面:我得了胃癌,时日不多了。他手里的花掉了:这不可能?不可能。他往后退了几步: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他慢慢走到我面前,跪了下来,用手抓住我的手:都是我的错,我没有好好照顾你。羽夕,对不起。我笑了笑:没关系,你要好好的。橡皮哭着把头埋在我的怀里,我抚摸着他的头:你和小琪怎么样了?他慢慢坐起来:我们还好,圣诞节那天,我是出去给你取礼物了,回来竟然看到你和班长在一起。我听过笑着说:那天我本来要送给你礼物,但是没找到你,我想你去找小琪了,一定是忘了送我礼物,那天班长突然给我礼物,我就把给你准备的礼物送给他了。他看了看我,我们都笑了。

那晚我们化解了心结,他说要照顾我一辈子,带着我去流浪。我很幸福,但我也知道,一辈子太长。寒假剩下的日子,他每天都会来照顾我,给我做饭,小琪也会来。我是女生,自然知道女生的心事,我也故意和橡皮保持距离,整天喊他兄弟。我在休息时听到过他们的争吵,我也劝过他:忠义不能两全。他不听: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我听后很生气的说:你不能这样,我是个将要死的人,真正陪你长远的人是她,不是我!他听后朝我吼道:我不许你这么说!我不要你死!你死了我也不要活!我扇了他:你给我记住,不许死,要好好活。他用力抱住了我:我不会丢下你的!永远都不会!

我不能让他这样,有一次,他回来,班长已经在这里了,我故意靠在班长怀里看电视,他本来高兴的脸上立马冷如冰霜。我也私底下让班长给小琪带话,要小琪原谅他,告诉她这是橡皮要给她说的话,还模仿橡皮的字迹给小琪写了信,班长在中间成了青鸟。看到小琪愿意见橡皮了,我也很开心。有一天,小琪告诉我橡皮说要和她一起好好努力,考到一个大学里去,我微笑点点头。

橡皮还是一如既往的照顾着我,我的病已经不能去学校了,班主任要通知我的爸妈,我不让。班级里的同学也常来看我,我最大的期盼就是放学后见到橡皮,他会和小琪一起过来,晚上他们陪着我,我和他们一起看书,多半是睡着的。几次我告诉他们不要这么麻烦,老是麻烦小琪不好,我要求去医院,最后橡皮拗不过我,便答应了。学校终究还是通知了我爸妈,他们在接到通知后分别在五月底来到,我没有太多的话和他们讲,他们这段日子还是很和谐,没有吵,也可能是我睡得太多,没听到。我会在傍晚到院子里散步,看到夕阳慢慢的落下,橡皮也会陪着我说会儿话,给我唱歌听。我不和爸妈说一句话,他们只是默默的照顾着我,高考临近,我有力气就会看书,橡皮慢慢来得也少了,偶尔来也不会呆很久,我问他和小琪的情况,他只说快高考了,都在努力复习。

高考前一天,橡皮把我推出来,陪我看夕阳,他跪在我身边听我说话,我发现自己眼泪多了,他也喜欢哭了,他牵着我的手说:羽夕,等高考过后,我们就去流浪,去做真正的江湖大侠,你还是冷大侠。我听后露出苍白的笑,他说:之前,你要是多笑笑该多好,其实,你知道吗?你笑起来才是最好看的。那天傍晚,我和橡皮像恋人相依偎着,我知道自己到了尽头,他总是要提醒我不要睡去,明天还要高考。

回到家,我已经沉沉的睡着,我隐约听到橡皮在喊我,我挣扎着睁开眼睛,我看到母亲的脸上挂着泪,我微笑了:没事的,一会儿我们都会解脱。母亲哭得更惨了,父亲也抹着泪说:孩子,我们对不起你。我竭尽力气说:橡皮呢?父亲说:我让他走了,他明天还要考试,他本来要陪着你,我告诉他,明天要他把你的试卷带过来。我点点头,又睡去了。

不知到了什么时刻,我听到橡皮的吉他声,睁开眼,我真的看到了他,他在给我唱歌,我忙问他:怎么没去考试?他停下来,轻轻的说:吵到你了吗?我想考试之前来看看你,给你唱歌听。他说着眼泪流了下来,我伸手给他擦泪,他抓住我的说:你要等我回来,要等我。我点点头,我让他走,去考试。他不舍,在我的额头亲了一下,走了。我看着他的背影,越来越模糊。

我没有等到他,就走了。我看到了爷爷在前面等我,我还是那个长发的小女孩,还有那棵开满梨花的梨树。

走进考场,我的心疼了一下,我知道羽夕快不行了,我全身专注的写卷子,我要赶快,赶快回去看羽夕。然后,告诉她,我喜欢的是她,一直都是。

考试终于完毕,我恳求老师把羽夕的卷子带回去,我一路狂奔,我要见羽夕。可是,我还是晚了一步,羽夕走了。我看到她静静的躺在那里,她的妈妈交给我一封信,说是羽夕要给我的,我打开:橡皮,一直我都不敢告诉你,怕你只是把我当兄弟,现在我走了,我也不怕你的拒绝,我喜欢你。如果你拒绝了,那我还可以当你的好兄弟吗?今生你对我的好我是不能报答你了,如果可以,我想下辈子还要遇见你。我希望我走后,你能好好的活,你要替代我去流浪,但我更希望你有个家,做一个好丈夫,一个好父亲。我走了,但我有个心愿,我想你把我的骨灰埋在我爷爷的院子里的梨树下,我想回家。我看到这里,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我扑在羽夕的身上哭了起来。

事后,我把羽夕的骨灰带到爷爷的家,埋在树下:羽夕,我们回家了。从此后,我一直带着羽夕的骨灰行走着,每年都会到那个院子里看她,陪她看梨花开。

羽夕说:我们都是固执者,不愿意向生活低头,都在固执的做着自己想做的事,都太自私,所以我们要接受这样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