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app客户端下载网

龙8app客户端下载 > 龙8app客户端下载 > 校园文学

十年——纪念张国荣

Dear leslie
       你离开了,却散落四周。 
       十年了,怀旧又易感伤的人,总是怀念那个时代的香港,那个有你的时代的香港。有很多个日子,会有很多人想你,念你。每个人的方式却又不尽相同。有人想起你会温暖的笑,庆幸爱了一个完美的你;有人会觉得这是一个失意的日子;有人会泛红眼眶听着你的歌;或许,还有人会止不住情绪失声痛哭。 可这都是爱你的方式。
        最初对你的印象大致是这个样子的:你很红,你是巨星,你唱歌,你演戏,你是宁采臣,你是程蝶衣。你有个很爱你的唐先生。 开始了解你,是从《霸王别姬》开始,这是我看的数量及频率最高的电影。经典就是有这种力量,我怎么也不会觉得倦。 
        永远记得演唱会的那个片段,你哭着对所有爱你的人说:我想出去闯一闯,请你们支持我,让我去闯一闯。
        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的一生只能够一直飞翔,飞累了就睡在风中,这种鸟一辈子才会落地一次,那就是死亡来临的时候。
        我不想探究死亡原因,我记忆中的你还是那个唱着《风继续吹》的男子。但当我看到文华时,心里还是一阵阵难过。听人说,那里的蛋糕很好吃,如果时间倒回到十年前,无论我在哪里,我都会赶去文华,会飞奔到24楼请求把天台的门锁住,我想留住你,尽管我知道,没有用。
       时光已经洗去了太多东西,可人们记忆中的你仍然一如往昔。
       林夕说,leslie,我们赔上了眼泪,却终于打败了时间。 
       王祖贤说,由始至终你永远都是我最相信周润发说,你的歌声,你的每一个表情,永远都会留在我们心中。 
       午马说,尊重你的决定,生死由命,你活着的痛苦需要释放。
       林青霞说,东邪西毒开镜那天你送生日蛋糕给我的那股神情,东邪外景的榆林你被蝎子咬后的惊恐,与你看最后一场戏,你那天使般的笑容,虽已随风而去,却是如此的清晰。 
         梁家辉说,生命的价值不在于长短,而在于是否精彩,哥哥此去可以无憾。 
         钟楚红说,戏里你细微动人,戏外你神采飞扬,有幸能共你度过每一段快乐时光。 
         关于你最好的朋友,唐先生。 坊间太多关于你们的故事流传。每每看到动情处,总是一阵感叹。真爱从来都不受任何束缚。一个在你困难时,将几个月人工借给你的人;一个为了你放弃所有名利的人;一个因你爱屋及乌的人;一个对你二十年不离不弃的人;一个在你2000年风雨凄厉的南京热情演唱会上,打着雨伞全场站着看完你表演的人,我都可以想象到他看你时眼神的温柔。没错,他是个男人。可是,我想,没有人会比他更爱你。 
        哥哥,你说人对感情要从一而终。我看到了你的从一而终。你说,他是主赐给你的,那么你怎么舍得离他而去。爱一个人是一辈子的事,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而你给他的,是你的一辈子,分秒不差。
         我会让你比我先走。帮你安葬,让你安心。把痛苦留给我,把寂寞留给我。这,就是我疼你的方式。唐先生如是说。04年,唐生帮你领金像奖,看到他的儒雅绅士,我可以想象他爱着的那个人又是怎样的高贵优雅。而有一张照片却始终让人无法释怀,是你走后,唐生在家门口被偷拍的照片。他靠着铁门,眼神无光。可是没有人能说唐先生失了态,没有人能要求一个失去心爱的人还能有力气去应付世界的一切。 
        关于你的,阿梅。你说你把梅艳芳当做自己的亲妹妹,所以一直都最疼她。你说,她看见你和其他朋友太过亲近会吃醋,可是因为这样你反而会更珍惜她,因为你知道,这是她太在乎你。我一直都想拥有这样的一份友情,彼此心心相惜。在我难过时,感情失意时,还会有他应和我。梅姐一生感情不顺,她在最后,把自己嫁给了舞台,嫁给了你们一样爱着的香港。她曾经问你,如果她到四十岁还没嫁出去,你会不会娶他。你应承她,如果她到四十岁还没嫁出去,你一定娶她。
        于是人们开始遗憾,你们走的那年,她正好四十岁。 
        张曼玉说,阿飞正传有个镜头,看不见他,但他一直在我身后边试他脚步走远的声音,直至满意,我记得leslie脚步的声音。 你们第一次见面,她十九岁,他二十七岁,她回家后告诉妈妈:“今天我见到了世界上最完美的面孔!”你和她一共合作了六部电影、一部电视剧、一部音乐特辑。最后一次见面,她三十八岁,你四十六岁,道别时你对她说:这美好的人生是你应得的,保重。你走之后,她说,她的好朋友,永远是我心中第一男主角,恭喜你有一个重生的开始。好像演戏演到了最悲惨的一幕。 
        我在幻想,你过往开的为你钟情咖啡店如若还在,我定要去点杯冷饮坐一坐,就算你不在,我依然可以凭借午后阳光的透射想起你的模样。
          或许你做的已经够多了。正如《折子戏》里为你唱的, 
          你演的不是自己,我却投入情绪 
          弦索胡琴不能免俗的是死别生离 
          折子戏不过是全剧的几分之一 
          通常不会上演开始和结局 
          正是多了一种残缺不全的魅力 
          才没有那么多含恨不如意 
          如果人人都是一出折子戏 
          把最璀璨的部分留在别人生命里 
          如果人间失去脂粉的艳丽 
          还会不会有动情的演绎 

        没有人能代替你,对于我,对于他们,对于香港。
        年复一年,电台里仍有他的歌,你的电影还在一遍一遍回放。有人唱着夜阑静,有谁共鸣;有人叹飞鸟与别姬都碎在镜子里,宠爱画得那么长那么长。你从不曾被遗忘。你的微笑,落寞,还有那双只有在繁华旧梦中才能追寻到的眼睛,只能留存为记忆中的剪影。
        香港人对张国荣用了一个词,万千宠爱集于一身,这个词没有用在其他任何香港明星身上。曾在某年的评选爱香港的一百大理由中,第一条便是,因为香港有张国荣。就这条便已足够。你走的那段时间,正是非典席卷全国的时候。可以清楚的看见香港人心惶惶的悲凉。他们宠爱了几十年的人走了。他们该如何,他们的精神又该何去何从。你走之前说,想看清全香港。不知最后的你,可否看清。  
       世上再无张国荣。最遗憾是,我连你的一场演唱会都赶不上。我只能在歌声里感受你,电影里寻找你。在我看来,你是个天才,对任何角色都游刃有余,可以演出别人演不出来的味道,自然而不浮躁,影坛需要你这种演员。但何其不幸,我错过了你。
 是我懂事太晚,还是你太孤单。
         不是程小东,没有小倩的宁采臣。不是程凯歌,没有段小楼的程蝶衣。不是王家卫,没有黎耀辉的何宝荣。 
         不是唐先生,没能遇他的阿仔。
        于是只能唱:别留恋岁月中,我无意的柔情万种。不要问我是否再相逢,不要管我是否言不由衷。
          我看到过《春光乍泄》里你走马灯的仿制品,与你的那盏相差几多。灯亮时,我依旧可以看到阿瓜苏瀑布流动的水流,仿佛能看见何宝荣就坐在我身边看着灯的转动,依旧可以想象何宝荣望着灯想念黎耀辉时的神情。我可以感受他的孤独。我日渐向往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阿瓜苏瀑布。想象何宝荣和黎耀辉终将从头来过,去到瀑布下,任由距离产生的力度激起的水花,浑身湿透,声嘶力竭的释放。淹没不安的心。 
         春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何宝荣。终有一天我会走到世界的那端。你在瀑布下等我。 
        初识蝶衣,美艳绝伦,风华绝代。我只是感叹,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美的男子。 就像麦当娜当时写给你的信一样,她说她爱上了程蝶衣,更加爱上了你。程蝶衣,程蝶衣。他所有的眼神一直在头脑间打转。风华绝代。这专属你的名词。有一个女人,她叫林青霞,她演男人不得了。有一个男人,他叫张国荣,她演女人了不得。永恒的东方不败,永恒的程蝶衣。 
         哥哥,林青霞说,她看见你站在风里的样子,把人看入了迷。 
         如今果真如电影所说,霸王已别,姬亦故。 
         这部陈凯歌导演,张国荣主演的中国至今唯一获得法国戛纳电影节最高奖项“金棕榈大奖”的电影。只是我觉得戛纳欠你一个影帝。
         你是一个优秀的歌手,你是一个伟大的演员,你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艺术家。上帝总是自私,总是把最好的收回,留给自己。 
         只是我觉得你不该是这样的结局。
          如果你还活着,该多么好。但已是覆水难收。
         有人会用一生的时间去了解你。透过你的眼角眉梢看尽那个时代的繁华落寞。而你,在天堂是否安好? 
          Leslie,愿你已放下,常驻光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