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app客户端下载网

龙8app客户端下载 > 龙8app客户端下载 > 校园文学

君生我未生

有这样一个男子,生于康熙初年的一片纷扰之中。有人说,他是显赫一时的权相之子,是声名比肩柳永的饮水词人,是当花侧帽的翩翩少年,是飞觞赋诗的多情才子,是傍马西风的御前侍卫,是青衫落拓的郁郁狂生……但是也许千帆过尽后,他终究是一个躲不过命运捉弄的伤心男人——他爱的人,与他咫尺天涯,相思相望不相亲;爱他的人,与他生死相隔,湔裙梦断续应难。

纳兰容若......这个名字也许与千古一帝康熙相比,似乎显得那么平凡单薄。可为什么每次想到都觉得......惆怅。

不是人间富贵花,我是人间惆怅客。

于是,每次,都不敢轻易敲下纳兰容若这个名字。因为,我也害怕,我也不舍,对那个如兰如水的男子。也许很多人都与我有类似的感觉吧,所以,他们唤他......公子......

我承认,一开始我只是单纯地喜欢他的词风,但日子久了,读得多了,谁人会对这样一位男子不动心呢?可就是因为日子久了,我原以为看得多了,心里就安静了,可没想到反倒是越来越感动。一直想为他写点什么,然而,这么久过去了,三百多阙的《纳兰词》已背诵过半,可心却莫名的愈发觉得空落落的。是的,我曾一度以为,只要读懂了《纳兰词》,便可以还原出一个真实的、有血有肉的他;我曾一度以为,自己离公子的距离很近,近得仿佛一伸手,就可以触碰到他的衣袖似的;我曾一度以为,只要有足够的专注与深情,我便可以在梦中遍历他的世界,感知他的人生......可如今,我蓦然发现,自己原是错的。错得可笑,错得浅薄。公子的一生虽然短暂,却亦如昙花一现般展现了一个生命从生致死的完整过程,哪里是我这样一个不足二十的不谙世事的毛丫头可以透彻理解的呢?

曾经有人为他写过这样的句子——

我梦见有人独立在西风

浓愁聚已是泪我醉闻有人吹笛到五更

伤心满入作断肠声

君不见有人为你点长灯

风中念你又是一更

君不闻有人为你唱长生

月下送你又是一程

我有平生难了恨

君生我未生

深知无期相逢纵横满地落花红冷

我有平生难了恨

君生我未生

笑独斟一杯尘

欲寄惆怅奈何无人胜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死。果真是平生难了事。可是今日我还是提笔了,也许是因为最近一直在看《康熙秘史》,小哇扮演的公子突然让我想写些什么,为他心动心疼到现在早已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词,更是因为他的经历,他的傲骨,他的美好。

三十一年的生命,太短暂了,短暂也就罢了,为何还那么沉重,重的令人喘不过气来。记得他那句:身世悠悠何足问,冷笑置之而已。多么讽刺啊,他所拥有的无上荣耀的身份地位,令人眼红的名声利益,却都被他冷笑置之。他并不是不愿报效国家,只是这官场黑暗,他自小在明珠身边,见到的还少吗?更何况,他是把真情看做世间圣物的男子,所以,他厌恶这一切。”半世浮萍随逝水,一宵冷雨葬名花。“即使即使是做浮萍,他也做了最清醒最执着的一朵。这样的性子在那个时代,恐怕总是难处的,”锦样年华水样流,鲛珠迸落更难收。“他的一生,实在是太沉重了,他肩负的,是明珠家族的名誉与利益,是康熙的所负所托,是一段段真挚却无果的爱情,他何时能稍稍喘息啊?也许只有在提笔的那一刻他才能记下一切,释放一切。

“浮生如此,别多会少,不如莫遇。”不相遇的好,也许真的只有在错过,无奈之后才能感受。而人生若只如初见也大抵是如此吧。人生得一知己,本是多么难能可贵之事啊,只是这相知的代价,太大了。也许是因为与康熙的相知,所以他才不能离开深宫,过他想过的日子;也是他与所爱之人的相知,才让他最后会”心字已成灰“。所以他才说,“而今才道当时错,心绪凄迷。”什么错了呢?是不该相遇相知,还是当初不够勇敢,但是都不重要了,一切都是命运,”只应摇落尽,不必问当年。”因为转瞬之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我觉得好可惜,不论是那个在历史上影影绰绰的初恋,还是卢氏、沈宛,甚至是那个少人问津的官氏、颜氏,仿佛公子遇见的所有人都不曾陪他经历过一个完整的人生。他所求的“一生一代一双人”也许从来都没有实现过,所以,在我心中,公子的一生实在是苦闷得太久了,积郁了太久了。若是可能,我真愿是那一树的夜合花,让他“对此能消忿”,便也足够了。

其实,我还是什么都不懂,他的忠,他的孝,他的义,他的情。我只是从他诗词的缝隙间窥到了些许寂寞与清高,从历史的汹涌中瞥见了一丝无奈与愧疚。我明白他并不是完美,可是他的缺点,他的不足也只是因为他的性子。“明月多情应笑我,笑我如今。辜负春心,独自闲行独自吟。”他的确是辜负了那些女子的真心,即使他有多少冠冕堂皇的理由,他仍是抛下了她们。可是,我想那些真正爱他的女子怎会不懂得他。正所谓长相知,不相疑,情在不能醒。也许我算不上相知之人,可我从来未曾半点怀疑过他的一字一句皆是心心念念之词。他不是那些势利小人,趋炎附势者,他的词都是真性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他说: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何等的真心真意,但遗憾实在是太多了,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是你作出承诺,即使豁出性命也无法完成的。于是,他在断肠声里忆平生,郁郁而终。

而我,只能远远的看着他,他有他的悲欢离合,他在他的宇宙,我们谁都达不到。曾经在中秋月圆的夜晚为他放灯祈福,我多想在他心里点一盏灯啊,就像他如今点燃在我心中的那盏一般。只是,没可能的。

“雾窗寒对遥天暮,暮天遥对寒窗雾。花落正啼鸦,鸦啼正落花。袖罗垂影瘦,瘦影垂罗袖。风剪一丝红,红丝一剪风。“三百年了,你还是与你的词一样,高洁如兰,遗世独立。

君生我未生,纳兰容若,我们相遇,这样迟。若有一天,时光上锁,历史转身,我只愿与你相遇,或者只远远的望一眼也足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