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app客户端下载网

红色精神永流传

 红色精神是新中国奋斗史之中最闪亮的坐标,在红色教育正当其时、十分必要的大背景下,我们小组进行了红色教育相关的实践活动,让红色精神烙印于心,涵养成“心有大我,赤诚报国”的爱国主义情怀。
深入实地进行调研,到革命就职进行参观,从互联网、图书馆上获取相关文献、影像资料,缅怀革命先烈们的光辉事迹,学习革命先烈的崇高品质和爱国情怀,传递红色精神,使我们的思想得到洗礼。
“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巍然不动的泸定桥,映衬着大渡河的百年湍流,见证着时过境迁的沧海桑田。小组成员陈世豪慕名而来,在贡嘎山上追忆飞夺泸定桥的勇气与魄力。
  迎难而上、不畏艰险的信念,是红军突破敌军防线的不二法门。“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大渡河畔的红军指战员,一定不会忘记72年前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的绝境。彼时石达开已率兵出走天京七年之久,在奋起反清的日子里,他跨隘口、涉险滩,渡江湖、战强敌,南征北战,如履平地。然而,即使是这般“狡悍善战”的“石敢当”也没能在大渡河畔峰回路转,最终在后有追兵前有堵截的进退两难之中全军覆没,湮没于历史长河之中。
  历史的轨迹也许存在相似,但人本就是最大的变量,人为因素在相当程度上能避免覆辙重蹈。在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红军凭借精彩绝伦的指挥艺术、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和深得民心的民族政策,终于化险为夷,转危为安。
  中央红军深刻吸取了石达开未及时抢占铁索桥和贻误渡河良机的教训,兵分两路,以主力为左翼,抢渡大渡河;以红5团为右翼,佯装主力以钳制敌军。最终形成夹河而上,抢夺泸定桥的有利局面。
  不同于凭借拜上帝教维系人心的太平天国,割裂于追崇功名利禄的旧式军阀,拥有坚定理想信念的红军部队鲜有士气低落、矛盾重重的内忧。对革命前途的憧憬与向往铸就了红军高昂的战斗精神与英勇无畏的顽强作风,使红军屡次置之死地而后生。不论是担任前锋翻山越岭、一昼夜急行军240里的红4团,亦或是手攀桥栏、脚踩铁索猛冲猛打的22位陷阵勇士,他们用速度和勇气赢得了不可思议的胜利,用鲜血和生命书写了“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的革命史诗。“你们的名字无人知晓,你们的功绩与世长存”!
  兵民是胜利之本。只有成为民心所向才不会显得势单力薄,从而获得以弱胜强的转机。毋庸置疑,红军的胜利渡河,当地少数民族尤其是彝民功不可没。而彝民的支持又是源于红军坦诚相待的民族政策。红军进入彝民区后,尽管遭到了不明真相的彝民的追打,甚至被抢去武器、扒去衣服,但指战员们服从命令,严守纪律,不作还击,而是晓情动理,不厌其烦地向他们宣传讲解“打土豪,分田地”的阶级斗争大纲和“北上抗日”的战略方针。为表诚意,刘伯承元帅与彝民首领小叶丹歃血为盟、义结金兰,为红军摆脱追兵提供了强有力的时间基础。
  “当年鏖战急,弹洞前村壁。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在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与区域协调可持续发展的建设之中,重新感受并领悟飞夺泸定桥的迎难而上、不畏艰险的精神信念,是大有裨益的。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阴森可怖的旅顺日俄监狱屹立在这座多次被帝国主义铁蹄践踏的土地上,诉说着无数仁人志士的未酬壮志。小组成员王静宇来到这里,缅怀先贤,追念前王。
  与世界上所有监狱不同,旅顺监狱是世界上两个帝国主义国家在第三国连续修建、连续使用的一座监狱。从日俄战争到抗日战争,这座人间炼狱监禁、迫害和屠杀了不计其数的抗日志士和反战人士。其中就包括在哈尔滨火车站击毙日本首任韩国总监伊藤博文的朝鲜爱国志士安重根。
  高大的监狱围墙将刑讯室、绞刑室与强迫被关押者服苦役的窑厂、林场、果园和菜地分割开来,给人以极大的精神压迫感。战争的硝烟早已消散,可泥土与空气之中的血腥似乎从未远去。“国耻勿忘,吾辈自强”绝不是空洞虚无的抒情词藻,而是在见证了血泪交织的屈辱史之后内心所喷薄而出的欲望——复兴、富强!不被仇恨与愤怒裹挟向前,但也绝不对罪行和屠戮置若罔闻。打开友好交往的大门,但绝不放弃属于我们的每一寸土地、绝不对无理取闹的挑衅视而不见,这样的态度,恰能展现大国风范的从容与尊贵。
  “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重庆中山四路的桂花树下,静静地卧着一座小院——桂园。它不仅是“和平将军”张治中的故居,更是国共谈判的历史见证地、双十协定的签订地点。冬日的桂园,愈显得典雅而宁静。不动声色的院落,澄澈着每一位拜访者的心。小组成员莫明亮专程赶来,去领略中国共产党为促成和平建国而作出的不懈努力。
  步入桂园底楼的会客厅,孙中山先生手书的横匾“天下为公”引人瞩目。这不仅是桂园主人张治中胸怀之体现,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一以贯之的家国情怀与革命初衷的彰显。12个镶着白色细条的蓝色沙发静静地伫立,似在诉说76年前的唇枪舌剑与肝胆相照。1945年8月重庆谈判期间,张治中将以父亲名字命名的桂园备作中共代表团办公会客的地点。毛泽东、周恩来及其他代表团成员在此与国民党代表及各民主人士进行了坦诚相待的交流,并于1945年10月10日与国民党在桂园签订了举世瞩目的《双十协定》。中国共产党为和平建国而作出的不懈努力可见一斑。
  历史虚无主义者总会对近代中国摈弃资产阶级改良路线而选择革命道路,尤其是中国共产党武装推翻国民党政权的道路说三道四。这是因为他们试图一叶障目,对改良道路的行之无效视而不见,对中国共产党积极促成和平建国的努力置若罔闻。事实是,对和平民主建国起阻力作用的、撕毁《双十协定》悍然发动全面内战的,正是中国共产党在谈判桌上的对席。任何客观公正的历史唯物主义者都不会否认这样的史实。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以改革致敬改革,以开放接力开放”带来的不只是市场经济的财富潮流,更让新时代中国有着更自由的思潮涌动。一脉相承的红色精神绝不会在日新月异的“种花家”湮没无闻,而是历久弥新,催人奋进。
  “风雨多经人不老,关山初度路犹长。”推进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协同发展,是当今中国的时代难题。坚持红色教育,传承红色精神,才能有灵魂的原野郁郁葱葱,文明的河流碧波荡漾。假以时日,必见得“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信息与控制工程学院
                                         电子信息类20-13班
                                          银河战舰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