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app客户端下载网

中国“出口机器” 的“低迷期”与未来之路

中国的经济增长主要依赖于出口,还是正变得越来越以内需拉动为主?这是一个经济学家们争论不休的问题——无论对于政策制定者,还是对于企业高管,这个问题都十分重要。一个日益注重消费和投资的中国经济,可以增大与发达经济体保持更平衡贸易关系的机会。与此同时,随着中国经济正加快步伐从制造业中心向主要的消费市场转型,在中国运营的企业,或正计划进入中国的企业,可以发现更大的机遇。

为了阐明这一问题,我们开发了一种新的方法,用于衡量出口增长在中国总体经济增长中的作用。我们发现,出口一直是一种主要的拉动因素,但并不像人们通常认为的那样占据支配地位。事实上,有许多明确的迹象表明,一种朝着以内需拉动经济增长的转型正在进行。对于在中国和其他国家运营的企业来说,中国经济显示出的这种前景对其增长战略和供应链战略都具有重大影响1。

衡量出口的一种不同方法

在中国经济依赖出口的真实性质上存在各种争论,其根源在于难以对出口部门进行恰如其分的衡量。各级政府和大多数分析师采用的传统衡量方式是出口总额的增长在GDP增长中所占的份额。这种衡量方式表明,自1990年以来,出口增长额平均占到实际GDP增长总额的近40%——而自2000年以来,这一比例已经提高到了近60%2。

然而,表明出口在中国经济中占有主导地位,而且其作用日益增大的这些数字,却与以下事实并不相符:在2008~2009年的全球性经济大衰退中,中国是逃过这一劫,而没有出现大的经济滑坡的少数国家之一——这就表明,其国内经济增长发挥了重要作用。作为原因之一,其他经济学家于是采用了一种截然不同的衡量方式:净出口额(出口总额减去进口总额)的增长占GDP增长的份额。按照这种衡量指标,在中国近年来年均10%的GDP增长中,出口增长的贡献率仅为10%~20%。

我们认为,这两种衡量方式都具有误导性。采用出口总额来衡量忽视了以下事实:中国的许多出口货物中都包涵了相当数量的进口商品,这些进口商品或被重新组装,与国内附加的内容相结合,或在出口之前已被修改。由于没有从出口总额数字中减去这些进口额,因此高估了出口对GDP的贡献率。而另一方面,精确的净出口额(出口额减去进口额)衡量方式又低估了出口对GDP的贡献率,因为有许多进口商品并未用于组装和出口,而是销售给了中国的消费者和企业。

为了更准确地评估出口在GDP增长中的作用,我们总结出了一种衡量方式,我们将其称为国内增值出口额(DVAE)。

DVAE是从出口总额中减去仅用于生产最终出口的产品和服务的进口额后得到的出口额。例如,对于汽车而言,进口的整车不需要从我们的出口额衡量指标中予以扣减。但是,用于制造出口摩托车的进口发动机零部件则需要扣减。

各国政府通常都不会把进口总额分解为用于国内(生产、投资和消费)和用于出口的进口额,中国政府也不例外。因此,我们利用了三种不同来源的数据(每一种都具有自己的长处和局限性),来估算中国的国内增值出口额(DVAE)。三种结果具有非常好的一致性——并且共同有力地揭示了供应链战略的演变、中国的消费状况,以及在全球经济低迷时期中国经济的表现(请参见附文“关于本研究”)。

供应链的变化

我们的分析表明,从2002年到2008年,进口物料平均占到出口总价值的40%~55%。换句话说,在中国的出口总值中,国内增值部分大约占到一半。同时,总的来看,国内增值出口额(DVAE)在出口总额中所占的比例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不断提高,这就表明,中国单纯对进口零部件进行组装的比例正在逐渐减小——这是政府公开宣布的一项政策目标。

这对于许多企业的供应链和业务模式具有重要影响。如果你的公司是在中国运营,主要为再出口加工中间零部件的制造商——例如,一家总部位于台湾,生产家居用品的原始设计制造商,那么,现在考虑改换组装工作的地点可能正当其时。随着中国向价值链的高端转移,并开始出口更多的技术密集型产品和服务,亚洲其他地区很快将会出现以更低的成本承接单纯组装工作的各种机会。

出口、消费与战略

我们还将自己的DVAE分析应用于重新评估一些年份出口对GDP增长的贡献,在我们的三种衡量指标中,我们拥有这些年份部分重叠的数据。我们发现,在2002~2008年期间,中国的出口部门对GDP总体增长的贡献率在19%~33%之间(图表1)。这一比例只有用传统的出口总额衡量方式表示的出口贡献率的大约一半3。

图表1:出口增长对中国GDP增长的实际贡献远远小于传统出口衡量方式所表明的程度。

换句话说,DVAE分析表明,出口一直是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拉动因素,但并不是占支配地位的因素,而且,最常见的观点高估了出口的作用,同时低估了国内消费对中国经济增长的作用。目前在中国制造产品,并主要将其出口到其他国家的任何中国企业或跨国公司,都应该反躬自问:是否需要采取扩大内销的战略,以获取一块更大的“蛋糕”。这就包括要更精细化地了解中国市场,生产对中国消费者具有吸引力的产品,并设法有效地营销和分销这些产品——同时,还必须与日益强大的中国竞争对手争夺市场4。

中国的“低迷期”与未来之路

对国内增值出口额(DVAE)与其他主要宏观经济要素对经济增长贡献率的一项比较表明,在2002年~2007年期间,DVAE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超过了私人消费,但其重要性小于投资拉动(图表2)。在经济低迷时期(2008年和2009年)5,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远远小于其他要素,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在本世纪初期,中国经济可以与其GDP增长率并不完全匹配。不过,私人消费、投资拉动和成品进口开始发挥更大的作用,这种转变解释了中国为何能如此顺利地度过经济低迷期,并表明了中国经济向注重内需转型的动向,尽管当全球经济复苏时,出口可能仍将继续发挥重要作用。

图表2:出口(用DVAE衡量)对中国经济总体增长的贡献水平近年来波动很大。

当然,在未来几年中,人民币币值的不断变化也将影响到中国贸易的发展。我们的DVAE分析意味着,由于出口部门更加重视提高产品附加值,价格较高的商品在出口中所占的份额将越来越大,这些高档产品将与发达国家的产品进行更直接的竞争。这种趋势与中国货币的升值相结合,意味着中国将与世界各国建立更平衡的贸易伙伴关系——以及当企业考虑在中国未来的战略举措时,经济大背景的一个重大转变。

作者简介:JohnHorn是麦肯锡华盛顿特区分公司咨询顾问;VivienSinger是麦肯锡全球研究院咨询顾问;华强森(JonathanWoetzel)是麦肯锡上海分公司资深董事。

注释:1在本文中,我们只讨论全国的GDP,而不涉及中国内部的就业或地区性差异影响。我们关心的是中国经济的整体健康状况,因此我们暂不考虑一些群体或地区因为整体出口水平的任何变动而获益更多的问题。

2用麦肯锡全球研究院(MGI)的中国城市化模型计算得出。

3毫不奇怪,与按净出口额计算的出口相比,按国内增值出口额(DVAE)计算的出口对GDP增长的贡献更大——几乎大两倍。因此,DVAE代表了介于出口总额与净出口额之间的中间值。

4请参阅郭劼夫(JeffGalvin)、何杰明(JimmyHexter)和贺睦廷(MartinHirt)撰写的“在中国营造‘第二故乡’”,《麦肯锡季刊》中文网,2010年7月;安宏宇(YuvalAtsmon)等人撰写的“2009年度中国消费者研究(第二部分):一个国家,多个市场——用麦肯锡城市群方法瞄准中国消费者”,“麦肯锡解读中国”,2009年9月。

552009年的国内增值出口额(DVAE)是仅仅根据“IHS环球透视”的数据得出的。

本文译自:“AtruerpictureofChina'sexportmachine”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