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app客户端下载网

危机来了经济周期遭遇冲击 “自由”走了!

美国7000亿美金的救市计划开始并没有被国会通过,理由是,这是在用纳税人的钱救投机商,道德风险极大,且后患无穷。过了几天,计划经过修改,又被通过了。美国一向标榜自己是自由市场经济的典范,这个方案如果轻易通过的确有点下不了台。在股市、房市一路高歌猛进的时候,美国政府听之任之,现在,如果真用“自由市场经济”来惩罚一下自己,那对此的评论就只能借用赵本山春晚小品里一个字的台词—“好!”

政府干预危险,教科书里写得多了。可是,自由市场经济就真的那么万能吗?现在的经济学教科书字里行间就是“自由”两个字。本科生的课里还教点市场缺陷和政府干预,到了研究生的课里,所谓主流的经济学,特别是宏观经济学里,哪还有国家干预的容身之处?经济学里的人有着对于未来的完美而理性的预期(至少知道随机过程的分布和均值),市场的功能是能够在瞬间找到均衡;增长才是经济学的核心话题,经济周期嘛,当然是来自于真实的供给方的冲击……

周期突然来了,连个招呼都没打。半年多时间,股市跌掉一半有余,房市岌岌可危,刚有人拿它和几年前的网络泡沫相比,又有个经济学家想到20世纪80年代的股灾,过不了几天,“百年一遇”的说法就有了。从经济学家到市场上的专业人士,人云亦云好像不只是股市里的散户边看盘边抹汗时才做的事。是啊,经济学家研究了半天,金融学里也早就说有“羊群效应”,老百姓都知道“追涨杀跌”,怎么到了决策者那里,“自由”两个字就那么有吸引力呢?

被经济学假设成瞬时出清的市场是由活生生的人组成的。当股市

5000点的时候,有人问我股票还能不能买,我一脸茫然。最基本的知识告诉我们,股价的走势在微观看市盈率,在宏观看经济增长,但在短期里,股价怎么走就取决于市场上有多少人看涨,可恰恰是这一点,最聪明的经济学家都算不出来。经济学家所说的“高了”、“低了”都是讲中长期,做投机的人才不管,如果所有的人都认为股价还会涨,你“理性”地说会跌,人家不踩死你才怪。更要命的是,股市居然就真的又涨了上去,连最理性的经济学家都后悔没有跟着做个短线。什么叫“理性”?少数专家根据方程、根据计算、根据分析得到的信息永远都是被少数人掌握的,如果你的话每个人都认为是那么回事,人家怎么会认为你是“专家”?就算你说的是对的,能算准中长期的事就不错了。市场就是这样,高科技也解决不了信息不充分的问题,信息越是不充分,看别人怎么做,便跟着做,就成为在概率意义上不犯错的最理性的行为。

人们的从众行为吹大了泡沫,又引爆了泡沫。这一轮的经济周期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这种虚拟的泡沫,如果不是接下来衰退向纵深发展,殃及实体经济,那么,实体经济其实并没有出什么大问题。如果说石油的涨价以及中国劳动力价格上涨还有点“真实周期”的味道,那么,华尔街的金融风暴就基本上是在虚拟经济内部先爆发的。这种周期的形成反映了人性的最最无奈的一面,你只知道周围的人怎么做,但你不知道更多的人怎么想。这场游戏,你不参与没人逼你,但如果你怕失去机会,奋不顾身地进去了,就由不得你了。周期来临之前,没人会和你先打个招呼。当然,金融大鳄们不一样,他们是资本市场上的摇旗呐喊者,抄底的是他们,在高点最早抛的,可能还是他们。为什么会这样?道理很简单,他们不需要跟别人,是别人跟着他们,自愿的。(不过,这次好像火玩大了,也烧到了自己。)经济学不太讨论信息不充分的局面是怎么产生的,实际上,信息不充分的原因就是信息太多了,而不同的人就掌握着不同的信息,甚至还在利用自己的实力制造着不同的信息。用经济学的术语来说,这也是一种异质性,但这是经济学家最不喜欢的东西。经济学家之所以奉自由为圣经,就因为他们相信,在自由竞争的市场上,人的异质性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在竞争时要平等。问题是,人什么时候平等过?

当然,危机产生的原因是极其复杂的。如果分析一下这场危机的形成与全球贸易的失衡的关系,以及中国在其中的角色,那将是一篇值得一做的极有价值论文。中国靠自由市场经济将劳动力价格维持在很低的水平上,而资本的大量积累和生产率的提高又使其产品的竞争力经久不衰。中国的贸易盈余经年累月,企业却没有动力去同步增加进口。低技术含量的东西中国有,高技术含量的没需求,因为企业觉得中国劳动力太便宜了,根本没必要买先进设备。于是,中国的外汇储备大幅度增加,却又没处花,看看全世界,又觉得最安全的就是买美国国债。这等于借钱给美国,增加了美国的货币供给。于是,美国低利率,高借贷,高消费,房价不涨倒是奇怪的了。

本文经中信出版社许可摘自《十字路口的中国经济》一书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