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app客户端下载网

迈克尔 斯宾塞:经济复苏需要新增长模型

迈克尔 斯宾塞 (Michael Spence)
  经济学家,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斯坦福大学商学院前院长
  谦逊的时代......继续研究
  我认为这是一个让经济学家学会谦虚的极佳时期。在我看来,我们还没搞清楚金融体系的动态复杂性。遭遇如此巨大的失败,并不是监管系统的问题,因为没有一个主要参与者、监管机构甚至分析师——例如我们——看到持续上升的系统风险。因为没有看到,所以也就没有做出反应。因此,认为面临风险只要采取防御措施就能使系统保持相对稳定的论点是错误的。
  我认为(目前的危机)对商学院来说是巨大的机会。我们有许多严谨的工作需要做,至少对于那些正在认真搞科研的年轻人,这是一个机会,它能使我们提高对这些复杂系统的认识和了解,今后我们可以进行一些非常富有想象力的新研究。
  前面的障碍
  每个人都在寻找一个国家作为替代的储备货币。我想我们可能多年来一直未曾找到解决办法。原因如下:
  首先,完全开放资本账户或取消汇率管制尚不符合中国的利益。至于在短期或中期应该做什么或不应该做什么,尚且存在不同意见。但我至今仍未听到任何人认为在这个如此反复无常的世界上,资本账户的突然开放和完全不再进行汇率管制是个好主意。而且,欧洲也并非财政一体化,虽然它有一个负责任的中央银行和稳定的货币,但货币最终仍得依附于主权国家的财政责任——美国仍对此存在争议 ——而欧洲仍没有“主权”。所以,这是一个重要的全球性挑战。
  其次,存在贸易保护主义的风险。有两种方法可以在总体需求短缺的世界市场上抢占份额。一是保持私营部门的竞争力,这是一个不错的办法,尽管其他部门可能会受到影响。
另一方法是对外设置壁垒。20国集团提出消除保护主义的明确目标,但在低增长且总体需求短缺的世界里实行起来困难更大。因此,我认为我们都面临着许多挑战。
  在投资领域经常被问及的一个问题是:“我们摆脱困境了吗?”人们审视着市场——中国市场已经进行了漂亮的反弹——美国市场自2009年3月的低点也已经有了大幅增长,但你必须记住,市场恢复比真正的经济复苏快得多。很多人认为这次反弹太大。展望未来,我进行大胆的乐观猜测:在发达国家将是一个长期的、艰巨的U形衰退 ——不像中国的V型——同时伴有W型下跌风险。
  吴敬琏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宝钢经济学教席教授
  中美结构失衡
  现在(有)人的心态很矛盾,一方面说要转变这种由出口支撑的增长模式,另一方面又急切地希望美国订单能够赶快增加。
  在危机发生以后,(美国人的)储蓄率已经回升了。那么我们希望它继续回升呢?还是过两天经济好了,他老毛病又来了?又吃像我们这样的穷国呢?到底我们希望哪一种呢?所以我觉得现在首先需要理清思想,我们到底要争取一种什么状态?
  在危机发生以前,我们(对美出口)依靠的是美国的结构失衡。所以我们不要希望回到过去那个老日子去。我不是说我们不要发展对外贸易,我们的办法应该是什么呢?提高出口产品的附加值,提高它的知识含量、技术含量、服务含量,以此来保持我们的出口企业的繁荣。
需要新的增长模型
  中国和美国的增长率都在恢复。而且据有人预计今年中国的GDP将达到8%以上,明年将会达到9%或10%,甚至更高。这完全是一个短期的分析。消费其实没有起来;出口需求仍然比去年同期低15%。那么需求是怎么起来的呢?
  首先,投资增加了,我们每年的投资有两万亿,估计今年贷款会增加十万亿以上,这样一种做法是不是能够持续呢?
  我们要能够长期地增加收入,然后增加消费,要做两件事:第一,增加就业;第二,增加人力资本,增加技术进步的份量,那么就要从原来的增长模式转变到依靠技术进步和企业的活力,这样才能解决问题。
  本文经《中国企业家》许可转载。

推荐新闻